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多米阅读网 > 女频言情 > 重生后偏执摄政王的小心肝又撩又甜

重生后偏执摄政王的小心肝又撩又甜

一桶猫薄荷作者 著

女频言情连载

以苏倾月、傅久离为主人公的古言重生小说,书名是《重生后偏执摄政王的小心肝又撩又甜》,作者“一桶猫薄荷”倾情创作中。小说详情介绍:前世,她为了摆脱傅久离的禁锢,不惜一切代价逃离,却落得惨死的下场。重生到被他带回京城的前五天,也是她再次逃脱失败被惩罚后,苏倾月再也不逃了。她要温顺地陪在他身边,留着命为自己而活。她去当军医,做富商,竟然还有个小奶团子过来认娘......她逐步揭开前世今生的种种迷雾,发现始终陪在她身后的人竟是傅久离!

主角:苏倾月,傅久离   更新:2022-07-16 02:05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倾月,傅久离 的女频言情小说《重生后偏执摄政王的小心肝又撩又甜》,由网络作家“一桶猫薄荷作者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以苏倾月、傅久离为主人公的古言重生小说,书名是《重生后偏执摄政王的小心肝又撩又甜》,作者“一桶猫薄荷”倾情创作中。小说详情介绍:前世,她为了摆脱傅久离的禁锢,不惜一切代价逃离,却落得惨死的下场。重生到被他带回京城的前五天,也是她再次逃脱失败被惩罚后,苏倾月再也不逃了。她要温顺地陪在他身边,留着命为自己而活。她去当军医,做富商,竟然还有个小奶团子过来认娘......她逐步揭开前世今生的种种迷雾,发现始终陪在她身后的人竟是傅久离!

《重生后偏执摄政王的小心肝又撩又甜》精彩片段

苏倾月渐觉呼吸不畅,仿佛有一只手正握着她的脖颈,将她周遭的空气渐渐抽离。

难道,人死之后灵魂离体是这种滋味?

只是那强烈的窒息感太过真实,倒更像是——

她猛地睁开眼睛,入目的果然是那双熟悉的猩红眸子,带着淹没理智的疯狂,正居高临下地俯瞰着自己。

只是那眼底的情绪太过复杂,十多年了始终无法看清。

“呵,舍得醒了?”傅久离一手钳住苏倾月的双手反压在头顶上方,另一只手见她睁眼这才渐渐松了力道,顺着她修长的脖颈一路往下,一把握住她的纤腰,冰冷的薄唇直接吻了下来,带着不容抗拒的狠厉,仿佛要将她拆吃入腹。

窒息的闷热感传遍全身,苏倾月的脑袋越发昏沉起来,不断推拒着重压在身上的男人,如同离水的鱼一般,寻找着喘息之机。

身上的人狠狠地顿了顿,随即便是欺身而上,将她的手按在床榻之上。

血腥味自两人的口腔中弥漫开,傅久离却并未退开,反倒如饿狼一般舔吮着她唇畔的伤口,好让她知晓什么是痛楚。

“傅久离……放开我,放过我……”近乎是本能地哭喊哀求着,苏倾月的双目渐渐失去焦点,迷蒙中哀叹自己竟然在死后还能梦见前世曾经发生过的事。

只是经历过离开傅久离之后的那几年,她心中竟没有了当初的害怕惊惶,更多的是茫然无所依,不明白如今她都死了,怎么还会做这样的梦。

“过去你不曾逃开,如今,往后,你都休想……”

在苏倾月意识丧失的最后一秒,暗哑的男声如梦境之外的一般,沉沉响在耳畔。

……

再次睁眼的时候,苏倾月的不适感早已消逝殆尽,只是还没来得及放松下来,环在腰间的手臂,与洒在颈间灼热的呼吸立刻让她的神经再次紧绷。

怀中软绵绵的抱枕突然变得僵硬,傅景言兀地收紧了手臂,周围气温骤降,却再无其他任何动静。

苏倾月尽量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,连呼吸都放浅了几分。

“还跑吗?”不知过了多久,傅景言终于开口打破了沉寂。

几乎是下意识地,苏倾月猛地摇头,“不……”

如果早知道离开傅久离是那样的结局,她如何也不会离开!

带着冰冷气息的吻落在她的肩头,顺着她的脖颈,到了她的下巴,她的唇……

苏倾月浑身一颤,还未来得及动作,只觉身旁床铺一轻,那原本缠绕在身侧的危险气息霎时远离。

她掩在被子下,看着男人修长健壮的身材包裹在莲青色丝绸长衫之中,劲瘦的腰被黑色的腰封锁住。

褪去了戾气的面孔,宛如工笔画一般精致出众,却又不带一丝人间烟火。

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,苏倾月缓下如同擂鼓一般的心跳。

不待完全清明,便不管不顾地跌落下床,连滚带爬地跑到梳妆台前,呆滞地看着铜镜中自己那张因为服了毒而长满红斑的脸,终于肯定了一件事。

她回到了被傅久离待会京城前的第五天,第十八次逃跑未果后。

前世种种如云烟般在眼前浮过,上苍给予她重新来过的机会,难道她还会重蹈覆辙吗?

“倾月,你终于醒了!”记忆中那娇婉柔弱的声音惊呼道。

苏倾月的心骤然一缩,冷冷地看向门口。

正看到了那张她死都不能忘记,柔弱可人的脸。

万宁儿,曾是她视若姐妹的闺中好友,最后却亲手将她推进滔天火海,万劫不复!

“倾月,傅大人是不是又伤害你了,他实在是太过不知廉耻!”万宁儿攥着她的手腕,皱着眉头看着苏倾月脖颈上的痕迹。

苏倾月心中冷笑,并没有忽略万宁儿眼底那抹嫉恨与厌恶。

“已经好些了。”苏倾月不动神色地抽回手。

察觉她态度万宁儿眼中闪过幸灾乐祸的笑意,表情却满是关切心疼,“你放心,我给你的药丸都是没有毒的,一定要坚持吃下去红斑才不会褪。”

吃药扮丑惹傅久离厌恶就是万宁儿给她出的主意,平心而论,这于她而言还真算是个好主意。只是自从吃药以来她就日渐虚弱,前世还以为是自己身体不济,如今却明白了,这些药丸就是一颗颗有毒的催命符!

“倾月,我实在不忍心看你在此受尽凌辱,”万宁儿靠近一些,将声音压得更低,“傅久离对你百般折磨,你一定要离开他!逃走吧,让表哥带你远走高飞,我一定会帮你的!”

这样似曾相识的场景,让苏倾月恍然想起,前世她就是这样被万宁儿怂恿着和表哥沈钧之私奔,彻底惹恼了傅久离,酿成了他们之间永远无法弥合的裂痕。也是万宁儿日复一日的挑拨,才会让她一直对傅久离恨之入骨。

原以为苏倾月会一口答应,此时见她垂首沉思,万宁儿忙劝道:“你还在犹豫什么?即便你甘心把自己的一生都葬送在这里,可你忍心辜负表哥对你的一往情深吗?”

沈钧之是苏倾月的软肋,果然万宁儿一提,苏倾月就点了点头,“好,那就全靠你了,宁儿,你真好,这世上只有你肯无怨无悔的帮我了!”

既然万宁儿要布局,那她就将计就计,暂且陪她演一出姐妹情深的戏码好了。

重活一世,她绝不会再任人摆布,而是要逆转结局,夺回本该属于她的一切!

一如前世一般,傅久离一直未曾出现。

而因着之前苏倾月出事,牵连全府下人被罚,因而愈发忌讳这位苏小姐,一个个闷头做事,权当瞧不见府上还有这号人。

入夜,苏倾月换好衣衫,依照万宁儿约定的时辰,来到后院水榭。

这里是傅久离在京郊的私宅,是特地为了苏倾月回京而建造的,入目所见亭台楼阁,无一不精美雅致,全是傅久离请了江南的工匠一点一点精雕细琢出来的,为的就是投她所好,可前世,她并没有心情欣赏这一切。

傅久离知道万宁儿是苏倾月的闺中姐妹,给了她自由出入别院的权利,她才能偷偷将沈钧之放进来,安排他们私会。

“倾月——”

苏倾月下意识循着声音看去,月色下,沈钧之一袭白衫,长身玉立翩翩君子儒雅绝尘。


可惜却是个金玉其外的衣冠禽兽。

一见到苏倾月,沈钧之就眉心不易察觉皱了起来。

苏倾月心中冷笑,她不想引人注目,加之脸上药物的药效一时半会难以消散,因而仍旧保持之前的样貌。

前世也是自己眼瞎,竟未发现沈钧之早已对自己如此厌恶。

他皱着眉,看向苏倾月的眼神满是嫌弃,“真没想到你会这么自甘堕落,任人糟践!现在谁不耻笑你是被人穿过的破鞋?你竟还有脸留在这里!”

破鞋?

为了这个男人,不惜自毁容貌、以死相逼也要守住清白,在他眼中也不过是笑话罢了!

如今想来,沈钧之何曾对她有过半分怜爱,不过是男人的自尊心在作祟。

从前他是京城世家大族沈家的儿子,才貌双全,引得无数世家小姐倾心,可傅久离横空出世后,处处压他一头,现在京城只闻傅丞相盛名,谁还记得沈家的二公子?

妒恨之余,唯一还能让他得意的也就只有苏倾月,傅久离爱而不得的女人却对他一见钟情,那他就牢牢的给他戴一顶绿帽子吧!

虽然如今的苏倾月早已是残花败柳,但一想到他服药前的倾世美貌,沈钧之还是忍不住下流的贪欲,能把这样的绝色美人留在身边当个暖床的侍妾,倒也不失为一种乐趣。

苏倾月未曾错过沈钧之眼中小人得志的神情,心中冷笑,别院看管严禁,定是万宁儿将他偷偷放进来,两人早就暗通款曲,她竟是半点未曾察觉。

她眼底划过一丝冷意,正想开口,仿佛被猛兽暗中窥测的感觉霎时爬上脊骨。

傅久离!

她怎么忘记前世万宁儿出卖自己,让傅久离亲眼目睹自己与沈钧之私相授受,实实在在地触到了傅久离的逆鳞,使她彻底陷入水深火热的境地……

苏倾月缓缓吐了口气,压下心头油然而生的不自在,冷冷地看向沈钧之:“表哥还请慎言!我便罢了,傅大人乃是一等一的光风霁月,这些时日一直待我礼遇有加,你怎可这般诋毁他的名声?”

沈钧之只当苏倾月是被傅久离胁迫已久,心生恐惧,不敢说出真心话,不由上前一步想要抓住苏倾月的手,“倾月,你不用害怕,他傅久离虽是权臣,可我沈家也是高门大户,我答应舅母前来接你,你立刻跟我离开,必定会将你平平安安送回京城!”

上一世听到沈钧之要带她离开,只觉得沈钧之专门救她于水火,不论他如何诋毁自己都甘之如饴,一心以为自己终于觅得真命天子。

哪里知晓未出阁的女子与男子夜奔乃是头等败坏名节的大事?

她初来京城不懂规矩,未曾想沈钧之竟这般不顾她的名节,若不是当时被傅久离寻回,压下了一切消息,怕是还未到京城,自己便要受尽口诛笔伐!

在沈钧之拽住苏倾月袖子,要带她走的那一刻,苏倾月明显感觉四周气息一凝。

隐在暗处的傅久离周身的阴霾比夜色还沉,萧煞的戾气横行肆虐,几乎将眼前的一切撕裂。

就这么怕那个人误会吗?不惜违心夸赞自己,只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!

现如今还要为了那个男人,不顾名节去夜奔,当真是……

护卫青辰心惊胆战之余,更为主子愤懑不平,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,三番四次糟践主子心意,自己惹事便也罢了,还动不动害的他们跟着遭殃。

怎么就不懂主子的一片苦心,还敢深夜里跟野男人私会!

“大人!我这就去将这对奸夫淫……”

忽然警醒,傅久离从不许人说苏倾月一句不是,青辰愤慨之下险些脱口而出,连忙改口,“将这二人当场捉拿?”

傅久离胸腔钝痛,怒火熊熊欲焚,森然注视着远处的苏倾月,几乎能把眼前的一切燃烧殆尽!

完了完了,青辰闭了闭眼,这次怕是凶多吉少……

苏倾月往后躲了一步,不动声色地抽回手,“表哥未免太过自作主张了,我何曾说过我要离开?”

沈钧之不敢置信地盯着苏倾月,明明之前苏倾月向来对自己言听计从,但凡自己对她流露出一丝半点亲近,都能让她雀跃不已,可如今……

他愤愤甩开手,看着苏倾月的眼神带了点轻蔑与同情:“倾月,你不必为了引起我的注意这般作践自己,傅久离是何等人物,你区区一个乡下长大,大字不识的庶女,他只是贪恋你的皮相,一时玩乐,如今你这般样貌,想必他不久就会厌烦……”

“此事便不劳表哥操心了!”

苏倾月陡然打断沈钧之的喋喋不休,瞧着沈钧之眼里带了些嘲讽,“如表哥所言,似我这般低贱的庶女,能得到久离哥哥这般,比表哥更才华出众,容颜出尘千倍百倍的男子青睐,便是一时玩乐,也是我三生有幸了!”

沈钧之不敢相信苏倾月竟会说出这等言语,一时气结。

与此同时,隐在暗处愈来愈肆虐的怒意,如同凭空被戳开了一道口子,霎时消散的无影无踪。

青辰目瞪口呆地看向苏倾月,这……这苏小姐莫不是疯了?

沈钧之彻底动了怒,狠狠地瞪着苏倾月,冷声警告,“明日午时,我在京郊入江河岸等你,若你还有半点廉耻之心,便尽早跟我离开。”

瞧着沈钧之甩袖而去的背影,苏倾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。

背后那股熟悉的气息已然消散。

她抚了抚现下还有些不稳的心跳,也不知晓傅久离心情如何?

若是他再如前世一般震怒,把自己关在屋中,她接下来的计划倒是不好实行。

她心中怀着忐忑,回到院中却被告知傅久离有事离开,过了晚膳才会回来。

也好,正好如今她还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傅久离。

更衣洗漱后,见浣月正要拿着换下来的衣服出去,苏倾月冷声吩咐:“拿去外面烧了。”


“什么?姑娘,这可是大人……”浣月有些焦急地想劝住苏倾月。

她知道这衣服是傅久离专门花重金,请了京里最好的绣娘特意为她定制的雪锦衫裙,柔如薄雪,色如冰霜,一到京郊就送到了别院,仅仅只是因为她随口说了一句想拥有一条像雪一样的裙子。

她前世便极为喜欢这条裙子,每次都是重要场合才会是拿出来穿,只是方才沈钧之扯了她的衣袖,只要想到自己的衣服被这个虚情假意,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碰过,她便由内而外地觉得恶心,连一眼都不想再看到。

“让你烧,你便烧。”

苏倾月有些不耐地挥了挥手,想到今日同那两个恶心的人虚与委蛇,恶心地恨不得能再去沐浴。

浣月只好抱着衣衫走出院子,这么好的料子连宫中的娘娘都见不到,苏姑娘竟然忍心烧掉,她一边叹气,一边找来火盆预备生火。

“你在做什么?”

森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,浣月背上一凛,抬头看见了傅久离阴沉的面容。

她骇的倒退一步摔倒在地,抖着嘴唇,哪里敢说是苏倾月让她来烧衣服的?

傅久离的视线落在地上散乱的火折子和衣服上,心中的苦涩蔓延至唇角,一切不言而喻。

她竟厌恶他至此!

连为哄她欢心特地准备的雪锦衫裙都要一把火烧掉,可笑他还惦念她整日在家烦闷,临出了门又折回来想哄着她明日外出游玩。

思及此处,眼前的火盆愈发扎眼,傅久离抬脚便要踹——

“浣月,快去帮我拿些伤药过来,屋里现成的不够用……”

苏倾月一手拿着纱布往外走,正撞上门口的男人,她一怔随即笑道:“久离哥哥,不是说晚膳后才回吗?方才找了你许久……”

傅久离深邃的黑眸宛若氤氲着摧天灭地的风暴,他阴沉着脸几乎比隆冬腊月还要让人浑身发冷的气息,刹那将苏倾月包围。

“你要烧掉这件衣服?”

苏倾月看到傅久离一脸山雨欲来风满楼的表情,立刻明白他定是又误会了什么!

想到他为了这条裙子费劲了心血,那般在意这条裙子在自己心中的分量,却偏偏不愿意告诉自己……

前世便是因着桩桩件件不愿宣之于口的小事,终究酿成一个又一个天大的误会。

“对!”

苏倾月抬头看向傅久离,眼里满是坚决。

浣月惊得失了声,徒劳地伸着手想要抓一抓自家小姐。

风暴中央的苏倾月却全然不慌,她微微蹙着眉,望着衣服的眼神满是怜惜:“这件衣服我极是喜欢,尤其又是久离哥哥专程请宫中最好的绣娘,为我量身定制的,更是叫我珍之重之,可是……”

她抬起头看向傅久离,眼里隐隐有泪:“之前沈钧之三番四次纠缠我,我百般推拒,未曾想今日他约我相见,实则心怀不轨,争执之下,他碰了我这件衣服。”

“我虽出身乡下,却也懂得男女大防,想到这件衣物上沾染了我讨厌的男人气息,我便觉得无比恶心……”

傅久离一愣,原本积在胸口的莫名郁气不知何时已经消散,瞧着苏倾月状似无意道:“沈钧之找你,是有何事?”

苏倾月心头一跳,沈钧之自己,自然是跟万宁儿约好了要带自己逃跑,只是这如何能叫傅久离知晓?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