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多米阅读网 > 现代都市 > 离婚高嫁:美丽娇妻哪里逃完整文本阅读

离婚高嫁:美丽娇妻哪里逃完整文本阅读

吾西墨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霸道总裁《离婚高嫁:美丽娇妻哪里逃》,讲述主角陆景深姜晚柠的甜蜜故事,作者“吾西墨”倾心编著中,主要讲述的是:第一次看见他时,她就像只惊慌的小鹿跑走了。两人又一次无意的接触,她也只觉得他风流又危险,她只想逃,可她逃不了!她说她有病,接受不了男人,害怕男人!要他放她离开。可羊入狼窝,她早已无路可退,他誓要打开她的心结,娶她为妻.........

主角:陆景深姜晚柠   更新:2024-07-11 21:12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景深姜晚柠的现代都市小说《离婚高嫁:美丽娇妻哪里逃完整文本阅读》,由网络作家“吾西墨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霸道总裁《离婚高嫁:美丽娇妻哪里逃》,讲述主角陆景深姜晚柠的甜蜜故事,作者“吾西墨”倾心编著中,主要讲述的是:第一次看见他时,她就像只惊慌的小鹿跑走了。两人又一次无意的接触,她也只觉得他风流又危险,她只想逃,可她逃不了!她说她有病,接受不了男人,害怕男人!要他放她离开。可羊入狼窝,她早已无路可退,他誓要打开她的心结,娶她为妻.........

《离婚高嫁:美丽娇妻哪里逃完整文本阅读》精彩片段


姜晚柠淡道:“车留下,你先回去,记得明天把会议资料准备一下,”

董秘书点头道:“好的, 陆市,”说完又看了眼病床上的姜晚柠,转身开门出去了。

姜晚柠看着病床上的小丫头,不由地想起那晚旖旎的画面,没想到竟然给他一个很大的惊喜,不可否认那天晚上他有些失控,小丫头的生涩,但偏偏这具生涩的身体,竟让他失控到都忘了做措施,带给了他全身心的享受,那种满足和快乐,这是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给他过的感觉。

姜晚柠秀眉微皱睁开了眼,看了看才意识到这里是医院,一侧头就看见坐在椅子上的姜晚柠,

姜晚柠脸色瞬间煞白地坐了起来,下意识往后退, 直到抵着墙,两侧的手使劲的攥着被子,“陆···陆市,”说完低下了头,他为什么在这里?她不想见他,一看见他,她就忍不住想起那天晚上。

姜晚柠看着她又这般惊慌的样子,语声低沉道:“姜晚柠,为什么你见到我总是一副惊慌害怕的样子?我很吓人吗?”

姜晚柠抬起头看向姜晚柠,又慌忙低下头,“没···没有,我··没害怕您,”其实她被子里早就颤抖不止了。

姜晚柠看着她哪怕刻意控制着,可她那局促不安的手和声音带着颤抖还是出卖了她,

“两次看见你都在成安路的那个小区碰见你,两次都心情不好,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姜晚柠慌张道:“那个···家里有点事,”

姜晚柠看着姜晚柠,语声低沉道:“需要帮忙吗?”

姜晚柠连忙摇着头,结结巴巴道:“不···不用了,我可以解决,”说完又小声道:“陆市,那个,您有事先去忙吧,我自己可以的,”

姜晚柠依旧矜贵温和地看着坐在病床上的姜晚柠,拿出了手机,递了过去,“加个联系方式,”

姜晚柠看着眼前的手机, 连忙摆手道:“陆市,那个·不用了,”

她不想再跟他扯上关系,她一个小职员还没有资格加眼前男人的联系方式。

姜晚柠浅笑道:“你认为咱俩的关系还清白吗?”

姜晚柠整个人像被定住一般,没想到他竟然直白地说了出来, 眼角泛红,睫毛微颤着,依旧低着脑袋,“陆市,那天晚上的事您能忘了吗?”

陆景琛站起身走过去,俯身抬起姜晚柠的下巴,看着那双泛红的眼睛,低沉道:“要不要跟我在一起?”

姜晚柠猛然睁大双眼,眼里满是惊骇,全身颤抖地看着姜晚柠,

“不···不··,”

她知道这句话的意思, 他说的“在一起”是那种···见不得人的人。

姜晚柠眼神幽深地看着指腹一点点摩挲眼下嫣红的唇瓣,抬眸看向那双惊恐的眼睛,温和道:“你跟我一年,一年之后互不打扰,当然我也会给你相应的补偿,怎样?”

姜晚柠从来不知道堂堂副市长竟然是这样的,惊慌道:“陆市,您放过我吧,我··唔,”

姜晚柠眼神微眯,突然低头吻住了惦念很久的红唇,

姜晚柠脸色煞白地推拒着,而一条有力的手臂从她腰间横亘勾住,将她圈进怀里,身子无声地贴合着, 强势而不容推拒的吻,唇齿被撬开,越吻越深···。

姜晚柠这次是无比清醒着,颤抖着扭动身体,双手不停拍打着,姜晚柠却更紧地搂住,舌津滑入,堵住她发出的呜咽声和挣扎全部吞噬。

姜晚柠害怕地流下眼泪,全身哆嗦地放弃挣扎,泪眼中满是深深地恐惧。

吻完后,她的下巴被捏住,姜晚柠呼吸沉沉,暗哑道:“跟我一年?”

姜晚柠双眼蓄泪,发抖地推开他,后退抵墙,圈住身子,紧紧地抱住自己,眼神中带着深深地恐惧跟祈求,看着姜晚柠道:“你···放过我,”

姜晚柠站起身,坐到了椅子上, 拿起旁边的烟,打火机发出清脆的响声,微微偏过头点烟,抽了口烟,吐出烟雾,慢条斯理道:“你在单位几年了?”

姜晚柠从来没有这么费劲想要得到一个女人,竟然也用上了威胁,但这种坏,此刻就想用在眼前的小丫头身上。

姜晚柠此刻一听, 眼神中透着难以置信,没想到他竟然用工作威胁她。

“我在万安市待不长,跟我一年时间,放心, 你不会亏的,”姜晚柠吐着烟雾,言语间透出淡淡的烟草味,嗓音也带着一丝丝低哑。

姜晚柠眼中透着无法遏制的恐惧情绪,全身发抖,脸色苍白,发出的声音颤抖不止,“我····我结婚了,”

此时她只能用这个理由寄托能拒绝他,以他现在的职位来说, 他不可能放着大好的前程来跟个已婚女人纠缠。

姜晚柠愣住了!

他从来没想到姜晚柠结婚了! 从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来看, 就知道她应该是没有交过男朋友,不然怎么可能给他那么大的一个惊喜,也更不可能结婚!

姜晚柠微微蹙起了眉,摁灭了烟, 沉声道:“你结婚了?”

姜晚柠捏紧拳头,强忍着害怕,“结婚一年多了,”

但姜晚柠觉得荒唐,冷笑道:“结婚一年,没发生过关系?”

苍白的唇轻声回道:“嗯,”

姜晚柠目光审视着姜晚柠, 随后拿出手机,吩咐对方,“查一下姜晚柠的资料,马上”随即挂了电话。

不一会儿,电话响了, 姜晚柠接了起来,听着电话里说着姜晚柠的资料, 眼神复杂地看着她, 挂了电话,勾起一丝冷笑,“姜晚柠, 你真是又给了我一个惊喜,”

冷声道:“你可以走了,”

姜晚柠一听, 手指颤抖地掀开被子,强忍着腿发抖下床,脚步踉跄,强稳住身子,慌张地穿上鞋子刚要打开门跑出去了。

就听到,“最好别再让我碰见你, 不然管你结没结婚。”

姜晚柠手抖地拧开门, 逃跑一般跑出去了。

姜晚柠轻笑一声,“竟然是已婚,呵。”

对于已婚的女人他从来都是敬而远之,主要是处理起来没完没了,太麻烦,影响对他来说从来就没考虑过,他姜晚柠想要什么样女人没有, 倒也不至于纠缠一个已婚女人!


陆景深又紧紧搂住姜晚宁,带着睡意的嗓音,“ 还早,再睡会?”

姜晚柠摇了摇头,想坐起来,但陆景深显然不想让她起来,俯身压了上去,

陆景深眼底闪着辫不分明的意味,“那要不要再来—回?”

姜晚柠脸上神情黯然,垂着眸,嗓子带着—些沙哑说道:“我··不想,”说着就要挣扎着坐起来,

这时她才意识到,被子下面两人竟然是全裸, 脸上轰的红了起来,

陆景深轻笑了下,—手环在姜晚柠的腰上,另—只手还带着—丝暗欲轻捏了她纤细腰上—些软肉,低沉地说道:“很快的,”说着就很强势地吻了上来,

姜晚柠也想起了昨天晚上已经答应了他, 在做反抗也没必要了。

—直紧紧闭着眼睛的姜晚柠,直到直奔主题,耳边传来他那闷哼的—声,姜晚柠承受不住地睁开眼睛,

却直接对上来陆景深深邃暗沉的目光,幽深不见底,眼神中露出侵占的攻击性,犹如—头强壮有力矫健的猎豹,饥渴又侵略地盯着自己,仿佛随时要攻击她。

她害怕地重新闭上眼睛,她现在还是不敢面对这样的自己,她仿佛看见的不是自己~

不知过了多久,陆景深停下,翻了个身, 把全身发烫的姜晚柠平躺在他怀里,—只手抚摸着她的腰, 亲了亲小丫头的额头,暗哑地说道:“我送你去单位,”

姜晚柠—听送她到单位, 瞬间全身僵硬,慌张地看着陆景深,沙哑的嗓子颤抖地说,“不····不行,我自己去,”

说着就要起来,可她微微—动才发现, 两人都赤身··,肌肤相贴,而她浑身上下都仿佛被扯轮子碾压过—般,酸疼无力。

姜晚柠瞬间脸上通红,慌张地滚了下去, 扯着被子盖住,—动,某些地方更是火辣辣的疼, 倒吸—口气。

陆景深餍足地—笑,轻笑地说道:“乖, 我送给你到半路,放你下车,”

姜晚柠围着被子,眼睛慢慢红了起来,慢慢地穿上了衣服,之后跑进来卫生间,

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 眼睛里的眼泪终究滚了下来·····,

陆景深眼睛微眯, 听着卫生间的小声哭泣的声音,眼底闪过—丝冷意~

两人收拾完之后, 陆景深的手机响了,“嗯,我自己开车,你通知—下10点开会,”挂了电话,就看见江晚柠站在门口垂着头等着他,

陆景深目光带着—丝审视,淡淡道:“抬起头来,”

姜晚脸色苍白地抬起头来, 陆景深就看见了她那有些微微红的眼睛,嗤笑道:“怎么? 反悔吗?”

姜晚柠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问, 声音颤抖道:“没··没有要反悔,”

陆景深刚要说话, 就听见了门铃响了, 去开了门,

看见江聿风靠在门口,挑了下眉,又侧头看了看姜晚柠,看向陆景深,语气很欠的说道:“恭喜啊,”

姜晚柠脸上瞬间苍白起来, 她最害怕是被人知道,可就算别人不知道,她就不是了吗, 她已经是那见不得人的人了,神色黯然地垂下了头,

陆景深回头看了眼垂下头的姜晚柠,看着江聿风,冷淡道:“大早上来敲门,很闲?”

江聿风站直身子,耸了下肩,侧过身子, 悠悠地说道:“请,欢迎晚上再次入住,”

姜晚柠身子—僵,慌张地抬起头来看着陆景深,

陆景深冷声回道:“你可以滚了,”说完回头,伸出手,“走了,”

姜晚柠身侧的手, 不自觉的捏紧,犹豫了几秒, 才上前,手伸了过去,陆景深—把握住,拉着她出了会所。


姜妈妈淡淡一笑, 拍了拍姜晚柠的手。

姜妈妈早就不在意这些了,喊不喊,又能怎样!

姜妈妈只有过节才会跟娘家这些人吃顿饭, 其他日子她是一点都不想联系。

年轻的时候,还想着多几个姐妹挺好的,但没想到原来只有她自己是这么想,现在她也这么大年纪了,早就放下了,看开了。

姜爸爸笑着问道:“四妹夫呢?”

姜晚柠四姨笑着说着,“嗐,这不是把我们娘俩放在饭店说去单位一趟, 临时有点事, 晚点过来,”满脸的笑意。

姜晚柠四姨是姐妹里年纪最小的,也是最漂亮的一个。

从小跟在几位姐姐后面,自小就练就了嘴甜,懂事的样子, 这样才不会被忽略,家里孩子又多了,不嘴甜些,怎么能行呢,所以也是最有自己打算的,嫁的也是最好的一个, 她四姨夫现在已经是文宁区教育局副局长了。

这时姜晚柠的小舅和大姨扶着老太太走了进来,后面跟着姜晚柠的大姨夫和三姨夫一行人。

她大姨家有个儿子,不过是在外地工作,

姜晚柠大姨是私企里的会计,大姨夫也是事业单位,不过现在两人早就退休了。

姜晚柠三姨和三姨夫两口子也是事业单位,两人目前还没有退休,有个女儿周一欣,比姜晚柠大一岁,大学毕业就考了公务员, 现在在管理局工作。

姜妈妈是这四个姐妹里结婚最晚,生孩子也晚。

姜晚柠四姨笑着迎了上去,“妈,我们家老韩早就定好包厢了,我们快进去吧,”

老太太晚年过的很是富裕,她几个女儿都嫁的很好,在胡同里那是多少人羡慕呢,小儿子工作也不错,笑着说道:“哎呀, 定这么高级的地方干啥, 随便吃吃就得了,“

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脸上出来的笑意,一看就很满意。

“妈,不贵, 您过生日就该这么高级的地方吃饭,”姜晚柠四姨笑着回道。

老太太笑着说:“好好, 谢谢我那二女婿了,他呢?”没看见问道,

“等会就来, 这不是单位有点事,”四姨笑着回道。

姜晚柠三姨夫忙说道:“职位越高工作越忙,理解,理解。”

大伙一块附和着,“是呀,没事,”

整个家族都靠着这位四妹夫呢。

姜晚柠四姨满脸的笑意。

四姨的女儿韩瑶笑着贴上去,嘴甜撒娇道:“姥姥,你想我没啊?”

老太太笑着伸手摸着韩瑶,“咋不想着, 姥姥可想你了,”

韩瑶笑着撒娇完,跟周一欣两人有说有笑的,两人又撇了一眼姜晚柠,不搭理姜晚柠。

老太太看见姜妈妈三口,淡笑着说:“老二你们来了,”

姜妈妈笑了下喊道:“妈,”

不亲近,也不往上贴,姜妈妈觉得保持一定距离挺好的。

姜爸爸也笑着喊道:“妈,”

老太太笑着点点头。

还没等姜晚柠喊,老太太就被扶着走进了包厢了, 姜晚柠也不以为意,跟着她爸妈去了包厢了。

坐到了餐桌上,点完菜之后, 几家开始送老太太生日礼物,这里面只有姜晚柠三姨家送的贵重,送给一个绿油油的玉手镯。

“哎呀,水头真绿,这玉镯子不得几万啊, 妈快带上,听说玉养人呢,”

老太太笑着连忙带上了,“净吓花钱, 下次别买这么贵的了,”

虽然话是这么说,但也知道对于老四两口子来说, 这点钱跟流水一样。

韩瑶和周一欣笑着分别送了一个金镯子和一对玉坠子,价格都在一两万左右。


实在是不想去, 但也没办法, 不去的话, 她姥姥怕是又要骂她爸妈, 说她们不会教育孩子,长辈过生日也不来。

晚上到了家,就看见苏曼青今天早早的回来了,

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?吃饭了吗?”

“吃完了,下班去了趟商场,明天我回家一趟,”

“怎么了?”苏曼青问道,

“明天姥姥过生日,回家一趟,”姜晚柠无奈说着,

苏曼青也知道她家的一些破事,嘱咐道:“记住了,你家又不欠她们了,该翻脸翻脸 ,别忍着,不然当你们好欺负,”

姜晚柠很坚定的点点头, 在她这里, 她可以受委屈, 但不能让父母受委屈,不管是谁!

姜妈妈已经退休了,但也没让自己闲着, 自己也找个班上, 每月拿着几千块钱的退休金再加上上班挣的钱,

姜爸爸还有一二年也差不多该退休了,两人知道女儿的软弱性子在单位没有多大的晋升的机会。

就希望她工作稳稳当当的,不需要有多大的发展,他们两口子挣的钱都给女儿存起来。

姜晚柠进门, 笑着喊道:“爸,妈,我回来了,”

姜妈妈一看女儿回来, 已经有一个月没看见了, 打量着女儿,

“有点瘦了, 实在不行,你和承明下了班回来吃饭, 妈给你们做饭,”

有些心疼女儿。

姜晚柠放下包,搂着妈妈说道:“哪里瘦了,只是女儿吃的少,”说着见父亲没在家,

“妈, 我爸呢?”

“你爸把东西放车里去了,承明出差了?”姜妈妈问道,

姜晚柠不想这时候提段承明,“嗯, 出差了,”

姜妈妈又看了看女儿的脸色, 不会是吵架了吧?

姜晚柠躲开姜妈妈的眼神,打开包包,拿出礼物,“妈, 我给姥姥买一条珍珠项链,”

姜妈妈看着珍珠项链, “行,挺好的,”

姜妈妈也了解她妈妈,他们家买什么东西都觉的是便宜货,买贵买便宜都一样,几十年了,自己也老了,早就放下了心里的不平衡,她现在只关心自己的小家。

这时,姜爸爸从外进来,一看见女儿, 也笑着说道:“柠柠,”

姜晚柠只有在爸爸妈妈身边才真正的开心,喊道:“爸,”

“一个月没来了, 下次半个月回来一次, 一个月太长了,”姜爸爸打量了下女儿说道,

姜晚柠点点头,“知道了,”

也是这一个月发生了太多事, 怕回来让父母看见担心。

“走吧, 时间也差不多了, 听你三姨说直接去饭店就行了,”姜妈妈说着,边穿外套。

姜晚柠他们直接去了饭店,到了饭店就看见她四姨带着她表妹韩瑶坐在大厅里等着,看见他们来了, 喊道:“这儿,二姐,二姐夫,你们也来的挺早的呀,”

姜晚柠微微一笑,喊道:“四姨,”

姜晚柠四姨笑着看着姜晚柠,“晚柠啊,哎呀,越来越好看了,承明没来啊?”说着看了看后面。

该说不说,这个晚柠一点都不随她那二姐两口子, 一张白皙精致的小脸,一双水润的眼睛,跟一朵小白花般,倒是惹人喜爱。

姜妈妈淡笑着回道:“承明不巧, 出差了,”

姜晚柠笑笑也就没在说话。

姜晚柠看了看沙发上坐着她四姨女儿韩瑶,和她一样大。

听说现在也没有工作, 不过没工作也没关系, 毕竟人家爸的职位在那摆着,随便找个机会就能进单位。

看见她爸妈过来了,连喊都不喊, 看了眼依旧坐在沙发上玩手机,姜晚柠虽然早就习惯了, 但她还是心里不舒服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