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多米阅读网 > 武侠仙侠 > 盛世娇宠医妃有点毒

盛世娇宠医妃有点毒

程简作者 著

武侠仙侠连载

现代大龄单身剩女池笙,本来在医学方面很有建树,却不料一朝穿越,来到了古代,魂附作精女身上,面对贫穷如乞丐的侯爷丈夫傅景之,原主总是想要与他和离,奈何傅景之抵死反抗,所以这位原主在作天作地的时候,一不小心把自己给作死了。既然魂附到她的身上,池笙只能接受这命运的安排,但不同的是,她决定不再像原主那样作死,而是要好好活一次……

主角:池笙,傅景之   更新:2022-07-16 03:48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池笙,傅景之 的武侠仙侠小说《盛世娇宠医妃有点毒》,由网络作家“程简作者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现代大龄单身剩女池笙,本来在医学方面很有建树,却不料一朝穿越,来到了古代,魂附作精女身上,面对贫穷如乞丐的侯爷丈夫傅景之,原主总是想要与他和离,奈何傅景之抵死反抗,所以这位原主在作天作地的时候,一不小心把自己给作死了。既然魂附到她的身上,池笙只能接受这命运的安排,但不同的是,她决定不再像原主那样作死,而是要好好活一次……

《盛世娇宠医妃有点毒》精彩片段

池笙醒来时,手里握着一把刀。

不是手术刀,而是生锈的菜刀。

刀口有干涸的血迹,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房间。

头痛欲裂,池笙用手摸着后脑勺,头发上有干涸的血迹。

犯太岁倒大霉,身为大龄剩女除了工作就是宅家,谁知今儿个下班神使鬼差的,看到购物广场人群拥挤喧哗,她好奇地挤进去看热闹。

哇靠,竟然是劫持绑架。

绑匪听到警笛失控逃窜,人质毫发未损,她一个看热闹的被捅死了,真是让人无语。

池笙茫然环视四周,破旧的房屋,缺腿的桌椅,以及倒在地上的古装男人……

男人衣衫褴褛,肩膀往下一寸有处血迹……以她十多年的外科经验来看,男人是被刀具砍伤的,伤口还不浅,血腥引来苍蝇叮咬,想来死亡时间不短了。

刀具?

池笙下意识盯着自己手里的菜刀,吓得赶紧把它扔掉。

她……杀人了!

池笙吓得拔腿要跑,慌乱间被尸体拌了下,整个人扑倒在他身上,这一扑,却发现尸体还有余温。

杀人未遂!

池笙这才淡定了些,他的伤口看着骇人,实则不至于丧命,且呼吸呈叹气样,更像是刺激过大而引起的呼吸骤停。

还可以再抢救一下。

医德使然,她也顾不得多想,赶紧进行人工呼吸。

只是,刚趴下凑近他,肮脏的臭味差点没将人熏死。

一番娴熟的操作,总算将人从死神手里抢回来,然后她扶住门框不停干呕……

待翻江倒海的胃舒服些,她才回过头打量昏厥的男子。脸上脏兮兮的看不出模样,但五官轮廓不错,披散的头发打结成团,不时散发着酸臭味。身上衣服被磨出不少破洞,跟块烂抹布似的,怪不得引来苍蝇围扑。

再次打量周遭,池笙感觉到情况不妙,她摸了摸脸,以前圆胖圆胖的大饼脸,如今下巴尖尖似瓜子。

她狠揪了把大腿肉,疼得直想死,这不是做梦。

某人茫然间,男子已悠悠转醒,幽深的眼睛满是冷意。

“泼妇,你就是杀了我,我也不会给你写和离书的。”男子神情愤怒,语言冷漠道:“你进了我许家的门,生是许家的人,死是许家的鬼。”

池笙懵,她跟这个乞丐是夫妻?

卧槽!

“这是哪?我是谁呀!”

刚这么想,脑海中闪过断断续续的记忆片段,但拼凑起来隐约也了解些。

原主与她同名,是闵国当朝首辅的庶女,天生貌美条件佳,本来可以找个门当户对的,奈何自己偏要作死。她雾里挑花骑驴找马,足足有五任前男友,有她甩人家的,也有被甩的。

至于哪五任,记忆却模糊不清,只记得其中有任未婚夫冲到客栈,将她跟吏部尚书之子捉奸在床。

妥妥的渣女呀,一把好牌打得稀巴烂,在京城的名声烂到了极点。

眼前的男人,是她的第六任,堂堂镇北侯嫡子傅景之,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天之骄子。

镇北侯是一品军侯,手握重兵却狼子野心,被运筹帷幄的皇帝一举拿下满门抄斩。而此时,傅景之正在漠北带兵跟敌军决一死战,那一战足足打了三天三夜,血染黄沙尸横遍野。

傅景之守住了国门,取下敌帅首级,却废了双腿。

皇帝念其赫赫军功,死罪已免但活罪难逃,不但被削成平民,还将声名狼藉的池笙许配给他,既彰显了皇家仁慈,又羞辱了傅景之。

偏偏,原主池笙过惯了锦衣玉食的日子,跟着傅景之流放到苦寒之地,除了嫌弃他是个残废,更是吃不了苦。

骄横跋扈的她,三天两头跟傅景之闹,动辄对他打骂不停。

有五位前任的她岂是甘于寂寞的主,不久前瞧上了南城的白皮书生。书生写得一手好字,加上擅察言观色拍马屁,甚得书院的教谕青睐。原主幻想着他能高中状元,自己博个状元夫人的头衔,于是百般威胁傅景之要和离,谁知傅景之愣是不肯。

冲动之下,她冲到厨房拿起菜刀,嚯嚯挥向自己的丈夫。

没把人砍死,结果自己摔了跤,磕死了。

唉,穿到渣女身上,池笙压力很大。

“你这个死废物……”习惯使然,原主张口闭口都骂他废物,一时间池笙也改不过来,意识到不对时,她笨拙地改口,“小……小许呀,这事是我做得不对,但是你也把我打成脑震荡了,咱俩谁也别再计较,我把你的伤治好,这事算扯平好吧?”

瞧他最多也就十八九岁的模样,年纪比她小一轮还多。

他还只是个孩子呀,原主怎么下得去手呢?

傅景之盯着她,冷漠的脸上满是厌恶跟愤怒,“滚!”

他双手往前爬,身体在地上摩擦,朝空荡的床上挪去。

池笙不是原主,也自认为不该跟傅景之再有瓜葛,可看着年少的他活得如此凄惨,实在于心不忍。

弯腰去扶他,却被他厌恶地打开,怒道:“别碰我。”

不想跟他口舌之争,池笙不顾他的反抗,两只手架住他的腋窝,费了老劲将他拖上床。

别看他瘦,可架不住令人羡慕的身高,份量着实不轻。

失血过多加长期饥饿,傅景之虚弱到无力反抗,只能用眼神杀人。

“有针线吗?”人命要紧,顾不得穿帮之类的,反正她也没想要长待,“灶房在哪?”

傅景之不说话,两只手紧箍成团。

小孩耍脾气惯不得,池笙自己出门找。

院子破败不堪,东则是灶房跟澡房,西侧是杂物房跟茅厕,正房只有两间,两人是分开住的。原主嫌他是残废,一直没有跟他行房。

灶房内,破缸破锅破碗。池笙找了半天,连盆都没有,只能用葫芦水瓢取水。

原主喜欢虐待傅景之,可是对自己还是挺好的。屋里的东西旧了些,可基本是齐全的。

她取来毛巾跟针线,见抽屉里有块小铜镜,顺手拿起来照了照。

一张完全陌生的脸,容色晶莹如玉,五官秀美俊俏,双目犹似一泓清水,顾盼生辉,迥然有神。

若说穿越还有期待的话,那便是这颜值很能打,尤其是原主的这双眼睛,垂眸似月光下两弯清宁清泉,抬眸烂若星辰,爱了爱了。

原主这么多烂桃花,这张脸居功至伟,看来这世她是不用再打光棍了。

想到这,心情阴郁的池笙不禁开朗了些。

“你要干嘛?”见她拿起剪刀,毫无犹豫在他身上快速飞剪着,傅景之不禁慌了神,欲挣扎起身。


池将他摁回床上,“给你清理干净再缝合。”

常年在地上摸爬打滚,他的衣服比抹布还烂,沾的泥尘都结块了,完全没有再换洗的必要。

熊孩子不配合,她不够力气将他扒光,再说外科医生的特长不是脱衣服,而是使飞剪。

“唰……唰……唰……”

剪刀锋利,没几下便将衣服剪碎。

本来想给他留条底裤的,可也脏得看不出颜色。

“滚开,我不要你管。”傅景之真的慌了,奋不顾身地反抗。

“别乱动!”池笙威胁道:“剪了不该剪的,就麻烦了。”

满脸通红的傅景之用手死死捂住,恨不得咬死她。

池笙从柜子里翻了件破旧的烂布,给他遮挡住羞处。

除了满身的伤痕,他左胸还打了烙印,是烧红的烙铁生生摁上去的,“犯”字被烙进身体里,无时不在警醒傅景之,他是谋逆的重犯。

发炎感染,他的双腿红肿流肿。再拖下去,腿会彻底烂死,人也没有活头了。

换了十几瓢黑水,才算将他身体弄干净。

啧啧,想不到少年犀利哥竟如此俊美,剑眉星目,鼻高眉深,五官深邃坚毅,让她这个老阿姨看得心怦怦跳。

除了刀剑伤之外,他身上还有烧伤跟烫伤以及抓挠留下的,池笙忍不住问了句,“这都是我弄的?”

傅景之双唇紧抿。不然呢!

池笙想想,手都有点抖。原主还真没少动手,泼过热水,拿板凳砸过,用火钳打过,只要她心情不好,手里逮着什么来什么。

唉,池笙挺压抑的,拧开毛巾往他嘴里塞,“咬紧了,我给你缝合。没有麻药有点痛,但我尽快。”

傅景之像只愤怒的小奶狗,将毛巾吐出来,“你想杀我就来刀痛快的,别再玩花样。”

不知该如何说服他,池笙半晌才道:“再反抗,我将你绑起来……阉割。”

傅景之脸色铁青,池笙见机再次把毛巾塞他嘴里。

穿好针线,将缝衣针用煤油火烧热消毒,半跪在床边给他缝合。

主刀十年,对于简单的缝合,池笙闭着眼睛都能干好。只见针线翻飞,很快将伤口缝好。

尽管她动作快,紧咬牙关的傅景之仍是痛得满头大汗,眼仁翻白。不过,他愣是没有吱声,算是条汉子。

一番折腾,傅景之僵硬地躺床上。

忙完一切,饿得前胸贴后背,而灶房除了半把发蔫的野菜,什么也没有。

她不死心又到杂物房翻,意外发现两根坏了的拐杖。拐杖简单粗糙,几块木材钉在一起。

即使这样,原主还是没放过,直接用锤子将木材敲裂,为的就是折磨他。让他无法走路,只能像爬虫一样活着。

池笙受不了这种丧良心的,用锤子将敲裂的木材钉好,再将毛刺飞边。

将拐杖送回他房间,池笙放下身段柔和道:“你先将就用着,我过两天想办法给你弄个更好的。”

不知她葫芦里卖什么药,傅景之黑着脸不搭理。

“还有钱没?”池笙向他伸手,“家里没吃的了。”

果然,在这里等着他呢。

傅景之冷冷道:“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!”

池笙:“……”

烂船还有三千钉,傅景之刚来时确实带了几件值钱的东西,但在这两年内都被原主弄去挥霍光了。

活人不能被尿憋死,池笙只得回到自己的房间,翻箱倒柜地找一通,发现一块锦帕里包着只金脚环,上面刻着奇怪的符文,应该是给婴儿佩戴保平安的,约摸着有一两重左右。

对于脚环的来源,池笙没有任何记忆,多半是原主出生时戴过的,不过凭着她好吃懒做挥霍无度的性格,能一直将它留着,必然是对她很重要的。

唉,人都已经死了,留着还有什么用呢,倒不如换二两肉吃,顺带给小奶狗加餐,也算给原主积功德了。

对沙县不熟,而且肚子实在饿得厉害,池笙直接拿着脚环进屋问傅景之,“当铺在哪?”

“哼。”小奶狗翻她白眼。这死女人,又要耍什么花招?

“我快饿死了!”池笙催促道:“快点,换了钱给你买肉吃。”

“出门往右。”傅景之也饿得肚子直叫,百般不情愿地开口。

走到门口,池笙又折回来晃了晃金脚环,“这玩意能当多少钱?”这是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,可不能让人给坑了。

傅景之没好气道:“你是脑子摔坏了吗?”

瞧瞧,刚给他抢救回来,现在就会呛人了,真是生命力顽强,怪不得身体烂成这样,还能安然的活着。

池笙才不惯他,怼道:“我一千金娇小姐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,不懂行情怎么了?问你一句,又不会少块肉。”这小奶狗也是欠收拾,他若好好的不怼原主,估计原主也不至于经常虐待毒打他。

真是应了那句,雪崩的时候,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。

傅景之瞅了眼她手中的东西,冷漠道:“八两。”

“你等着啊。”池笙抬腿往外走。

听着声音出了院子,傅景之两手撑着身体坐起来,紧蹙着眉头。这女人醒来后行为太过反常,说话做事俨然换了个人似的。

以前衣服烂了她都不会缝,刚才缝他的肉时,动作娴熟的跟绣花似的。

该不会,明着对他好,实则要卷了唯一的家当要跟野男人跑路吧?

以前哄骗他财物时,也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。

傅景之顿时变了脸色,拿起拐杖要去追,却发现自己只穿了条裤衩。

没有裤子,他怎么出门?

果然,一切都是她设计的,毒妇!

傅景之恼得,不停用拳头捶着拐杖。


沙县虽归属于荒凉的漠北,但只是挨着边境,算是富饶繁华之地,属九州通衢的驿县,地理位置相当不错。街上店铺林立,酒楼烟街楚巷一应俱有,真是好不热闹。

许家离繁华的路段并不远,闹中取静却鱼龙混杂。

原主在这一带声名狼藉,一路上都有长舌妇在背后指指点点的。

“这个不要脸的,肯定又背夫偷汉了。”

“这破鞋跟白皮书生搞一起,被书生他娘拿扫把追了两条街。”

从医十多载,池笙早对流言蜚语免疫,直接忽视无知的吃瓜群众。

她很快找到当铺,柜台伙计抬头睨了眼,见她衣衫破旧,当即没了热情。

前世在医院看惯人情冷暖,对于伙计的态度,池笙很是无所谓。古往今来,看人下菜碟是生存所需。

掂了掂金脚环,伙计随口就来,“姑娘,这脚环做工粗糙,品相也不好,最多只能四两。”

池笙脸沉了。下菜碟就算了,坑人就过分了。这脚环,无论做工还是品相,绝对是上等货。

她二话不说,拿起脚环就走。

“等等,咱们可以商议。”见这次没坑到她,伙计忙唤住她,换上笑容道:“池娘子,城南就我们一家当铺,你到别处去不得走断腿呀,也换不来两个茶钱。这样吧,五两你看如何?”

敢情,还是老熟人呀。想来原主没少来这抵当东西,他还装冷淡爱答不理,原来挖坑等她跳呢,幸好提前问了小奶狗。

池笙不废话,“八两,行就当,不行我再去别处。”

伙计一愣,没想到她拿捏的如此精准。本想再磨磨的,不过见她一脸爱要不要的模样,怕生意泡汤了,当下打起十二分精神,“八两是死当,活当只能六两。”

人都死了,留着金脚环还有何用?

池笙没有犹豫,“死当。”多二两给小奶狗用,指不定他能活久点。

签字画押,池笙拿了钱便走,出门差点撞上个人。

她往左,他也往左;她往右,他也往右。

“不好意思,让让。”池笙急着回去,也没抬头仔细瞧,避让之后直接离开。

男子望着远去的身影,很是讶然。刚踏进当铺,便看到伙计拿着只脚环,喜笑颜开地打量着。

当看清脚环上的字符时,男子的脸色顿时大变。

没想到,竟然会是她。

池笙有低血糖,饿过头会头晕目眩,严重时还会晕厥。

她买了五个大肉包子,直接啃完两个才止住饿。

择了处安静的地方坐下,池笙才细细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。人的善良都是有度的,她不可能因为傅景之是残废,就要照顾他一辈子。

手里的钱,她可以分他一半。可这么点钱,他独自一人又能活多久?

要想救他,只能教他赚钱,或者给他再娶个老婆……可万一小老婆比原主还恶毒呢?

如何教残疾人赚钱,一时半会她还摸不着门道。再说,真教会了,他是有命赚,可有命花么?

思来想去,池笙又觉得自己想太多,她自己都还没寻着活计,管他生死干嘛。

现实很残忍,吃喝拉撒都要钱,残废的小奶狗攻击性应该不强,她勉强借住段时间。等赚了钱,给他娶个靠谱的老婆,既给原主积了功德,自己也走得安心。

打定主意后,池笙去药店。

混沌的印象中,漠北时有动乱,药材稀缺价格昂贵。

一瓶金创药就要一两半银子,精打细算的池笙自然不舍得。两张嘴,就指望这八两银子活了。

大学主修外科,但她同时兼修中医,自己开药方不成问题。

于是,自己配药再让伙计磨成药粉,总共才花了三百文。

然后又到菜市场,买了米面肉等生活必需品,七手八脚地揽着回家。

气喘吁吁推开门,只见小奶狗拄着拐杖倚在房门口,正探长脖子往外瞧,俨然像个抓奸失败的,满脸的暴躁跟愤怒。

见池笙回来,他起初是惊愣,然后马上拄拐挪回床上,不忘捡块破布将重点部位盖好。

池笙放好东西,将三个还带着余温的大肉包拎给他,“呐,给你买的。”

“想毒死我吗?”傅景之很有骨气,直接伸手打掉。

池笙捡起地上的包子,当着他的面细嚼慢咽吃掉一个,然后将剩下的包子搁他面前,“爱吃不吃!想你死的话,我刚才就将你剁成叉烧包了,何必浪费钱去买毒药呢。”

傅景之想想,好像有些道理。

包子肉香味太诱人,傅景之忍不住拿起来狼吞虎咽,“我才不会让你得逞,想饿死我跟野男人私奔,门都没有。”

“嗯嗯嗯。”池笙点头,眼皮都没眨,“等毒死你,我就改嫁。”

叛逆期的熊孩子,好好说话他不听,非得要反着来。

傅景之差点呛到,咳了几下才止住。

“你手怎么了?”见他右手满是干涸的血迹,池笙眼珠子眯了起来。房间没有打斗的痕迹,而拐杖上却血迹斑斑。

这孩子,不仅心理有问题,还有自虐倾向。

想想也是,本是天之骄子,谁知家族谋反,他一朝被打落神坛变成残废,爵位没保住还被迫娶了个毒妇。

从云端之上的展翅鲲鹏,秒变泥落的低贱浮萍,无论身体或心理都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,人不扭曲变态才怪呢。

“不用你管。”三天没吃饭,啃完两只肉包子仍意犹未尽。

本是恣意青春的年岁,却遭受人生剧变。池笙有些嘘唏,像他这般年纪时,她正在学校享受灿烂的年华。

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,很多时候同人不同命。

父亲滥酒吸毒,在她五岁那年,吸毒过量拿刀将母亲砍死,而她则被送进孤儿院。

有那么段时间,她的世界都是黑暗的,脾气经常失控,暴躁时歇斯底里,会打人咬人。

年幼之事太过模糊,不过她知道若没有院长无私的爱,她一生都会活在噩梦中,甚至极有可能会因怨恨而报复社会。

比起傅景之,她是幸运的。

不管镇北侯是否真谋反,但罪不及妻儿。看着他现在的凄惨,池笙不由得会想起过去的自己。

但人性又是自私的,她做不到院长那般博爱,但也希望能在力所能及之内,给他点帮助。

打定主意,池笙看傅景之的眼神,多了几份柔和。

那淡淡的母爱光辉,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。

池笙拿出药粉瓶,面冷心热道:“来,乖乖躺好,我给你上药。”

吃人嘴软,傅景之百般不情愿但仍躺好不动,他倒要看看她玩什么把戏。

傅景之的腿笔直修长,肌肉并没有萎缩,想来平时在保养方面费了不少心思。

若不是现在红肿过敏,这腿她能玩一年。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为您推荐